中国国家地理
关于CNG > CNG纪事 > 正文

十年经典 社长致辞:又是十年风雨路(2)

www.dili360.com 2008-11-25 13:29 中国国家地理网 

    (2005年--2006年)这是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发行量快速增长的两年,不断冲击并刷新着中国高档期刊发行纪录。这样的辉煌成就,归功于时代的进步,也归功于中国科学院、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、新闻出版总署等相关领导给予

    (2005年--2006年)这是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发行量快速增长的两年,不断冲击并刷新着中国高档期刊发行纪录。这样的辉煌成就,归功于时代的进步,也归功于中国科学院、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、新闻出版总署等相关领导给予

  应运而生:时代与读者的双重选择

  10年之间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发生了巨变。从1998年1月的2万余册到今天的简体版月发行80万册,日文版、繁体版、英文版陆续面市,《博物》、《中华遗产》开始成长,手机、网络、电视等新媒体方式全面发展……这样的成果着实令人欢欣鼓舞。作为见证者之一,让我深深感动的是,10年之间,曾供职于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每位同仁都为之历经了百般考验,为之付出了辛劳和智慧。毋庸置疑,罗马不是一天、也不是一个人能够建成的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光荣属于整个团队,属于每一位员工。

  人不能同时选择生活的AB两面。不久前,编辑部还有同事问我,假如当年我没有选择《中国国家地理》,那么现在我会在哪里、正在做什么?我不假思索地回答:或许我还在青藏高原等人烟稀少的地方考察着、研究着;抑或更戏剧一些,正被你们的记者抓住、担当着免费的咨询专家……

  这个答案看起来信口开河,其实是因为我心底有个信念:一方面,荒野的考察总在召唤着我;另一方面,我坚信,我并不是《中国国家地理》不可或缺的一员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今天的成功不仅仅是我们这个光荣团队的奋斗成果,也是时代和读者的双重选择。

  时势造英雄。进入21世纪的中国,经济的蓬勃发展,越来越坚实的物质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:人们的教育水平不断提升,对精神生活的需求也不断攀升。举个例子,旅游业开始兴盛,而且,人们已经不满足于普通旅行社的带团旅游,开始了出国游、自助游、探险游,引发了户外热、登山热……不过,虽然旅游热带给了《中国国家地理》一定的发展契机,但我们的特色并不是旅游。如果非要跟旅游挂钩,只能说,我们的报道内容解决的是“出行的谈资和理由”,我们关注的是“差异之美和变化之美”,而不是目的地本身。

  何为谈资?前些天,我们的一位编辑刚刚从桂西北一带喀斯特区域出差回来,闲聊中她说起了现在的洞穴旅游。自古以来,中国人对于山水的审美都非常重视意境、象形,走遍名川大山,你可能听得最多的一句解说词不外乎“这块石头非常像××”,“从这个角度看会更像××”……旅游洞穴在开发过程中,石笋、钟乳石、方解石甚至珍贵的卷曲石,无一例外也会被冠以象形的名称——“这个景点叫做‘麻姑拜寿’,看看那里,多像一朵灵芝仙草啊!”在听到这样的传播声音时,她忽然领悟到了读者选择、厚爱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理由,并为之心潮澎湃。她说:“我相信,但凡看过我们关于喀斯特报道的读者,在那样的情形下,肯定能够体会到更深层次的洞穴之美;如果他侃侃而谈,‘贩卖’一点阅读体验,可能会比那巨大的石幕、晶莹剔透的鹅管和卷曲石还要引人瞩目。”

  差异与变化之美,则更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地理的独特魅力。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——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这句名言,说的就是事物无时无刻都处于变化之中,即时间会带来差异——中华5000年的文化传承,随着时光的流逝,“时移事异”,为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创造了层出不穷的报道话题。空间亦然。我们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,以及300万平方公里的蓝色国土,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自然地带。在如此浩大的空间里,差异之美异彩纷呈——我们精心编辑、回报读者、广受好评的厚达550页的2005年第10期《选美中国》特辑便是这一观点的最好例证。

  众所周知,盛世唐朝催生了李白、杜甫的壮丽诗篇,而西方帝国的崛起促进了“地理大发现”。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改版的10年,也是互联网在中国普及、兴盛的10年,许多的平面媒体都因此受到了负面影响,而我们的市场销售连续三年成倍上涨,在中国期刊界写下了浓重的一笔。不仅于此,现在地理类媒体几乎连年出新,包括网络在内的其他媒体也纷纷专辟地理板块。一言以蔽之,当代的中国终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“地理热潮”。值得庆幸的是,10年前我们就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激流勇进。

  感恩十年:心怀梦想并躬身前行

  对我而言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改版10周年的纪念日,更像风行西方400年的感恩的节日。当然,我们要感恩的 “上帝”就是我们的读者。在国内,我们已经拥有80万读者——按照1∶10的传阅率,应该是800万。在期刊界,拥有800万个“上帝”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。我要衷心地感谢他们,尤其是那些“爱之深、责之切”的读者。我常常收到他们写来的长信,或者褒奖,或者挑刺,而无论多么犀利的言辞背后,我都能读出挚爱,让我深深感动。

    十年的辛勤耕耘换来了收获。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简直成了近年来的“得奖专业户”:中国科学院先进集体、中国出版政府奖、中国十大期刊创新领军人物……此图为李栓科社长在“CCTV封面二零零六”颁奖晚会上。摄影/马宏杰

    十年的辛勤耕耘换来了收获。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简直成了近年来的“得奖专业户”:中国科学院先进集体、中国出版政府奖、中国十大期刊创新领军人物……此图是他领取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后,正在发表“获奖感言”:我们奋

  一本以内容致胜的科学传媒,“贩卖”的是隽永的文字、精美的图片和引人思索的真知灼见。因此,10年之间,由大量优秀的作者、摄影师和权威专家组成的外围创作团队委实功不可没。他们的名字虽然没有出现在我们的版权页上,但他们才是读者眼中真正的明星。我要谢谢他们,向他们的才华和奉献致以敬意。

  我的答谢名单中还有非常重要的一项:涉及发行和广告两方面的合作伙伴。假如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成功可以称得上腾飞,发行与广告则是不可或缺的两只翅膀。“两手抓,两手都要硬”——也是我们从说过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改革家、政治家那里学到的智慧。但是,两只翅膀都硬起来,单靠我们的团队难以实现。因此,我要感谢多年来一直风雨同行的CNG全国发行网和中国邮政邮发系统,谢谢你们,不论寒暑、不分昼夜地把我们的杂志送达80多万“上帝”的手中。还要感谢荣辱与共的各位客户和各家广告公司,正是有你们的鼎力支持,我们才有了足够的能力奉献给读者更加精美、更加超值的内容。

  回过头来,我更应该感谢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团队中的每一位员工。尤其是那些从一开始、从创业初期就加盟,一直不离不弃地坚守岗位的老员工。多年以来,我们不仅仅是工作中的伙伴、上下级,更成了生活中的挚友、“铁哥们”,互相信任、互相支持、互相关爱。我清楚地知道我们这个团队为今天的成功付出了多大的努力,对每一位员工我都心怀敬意和感激。

  值此改版10周年纪念之际,我还想对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所有的员工家属致谢。10年前我开始就职于此,曾经以为,至少会比野外考察那10年更多地陪伴家人。但是,我没能做到。不仅仅是我,团队中的许多人都默默地牺牲了无数的节假日,我甚至发现,许多的家属都在为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事业奔走相助。

  国家的繁荣昌盛,地理热潮的兴起,为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带来了发展的契机。我还要向中国科学院、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以及新闻出版署的相关领导郑重致谢,是他们的无私关怀、悉心指导,为我们在最适宜的时代背景中搭设了一座最完美的演出舞台。

  就在上一个“纪念日”,2005年10月23日下午,我们在北京嘉里中心举办创刊55周年暨《中国最美的地方》排行榜发布仪式,全国人大副委员长、中科院院长、两院院士路甬祥提前了半个小时赶到。恳谈中,他满怀着喜悦肯定了我们的阶段性成果——在国内高档杂志市场已稳居第一。而我更不能忘记的是他的殷切期望:《中国国家地理》距离国际名刊还有很大差距,你们要加速走向世界。就在今天,2008年11月17日,我又接到了路院长的亲笔信,他要求我们“以不断创新超越的姿态保持杂志内容的可读性和新颖性”。

  太多的往事,来不及一一追忆了。1998年第1期,改版伊始,没有新闻发布会,没有鲜花和美酒,只有一篇580字的“编后语”。那篇短文寄托了我们的梦想,其中许多梦想已经变为了现实,除了“把《地理知识》办成具有世界影响的精品刊物”——虽然那时我们已经清楚,这需要“几代同仁的孜孜追求”。

  有人说,我考察过了南极、北极、青藏高原,就算去过了“三极”。我不能承认,因为我至少还没有登顶过世界最高峰——珠穆朗玛。不过我相信自己的体质和毅力,而且,随着登山运动的商业化,登顶珠峰已经不是太难实现的梦想。

  其实我的心中早已有了新的梦想,我把她当作人生的第四极:让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成为一流的国际名刊、大刊,把中国天地之大美传播到全世界。

  我知道,这个梦想之于中国期刊,无异于一座珠穆朗玛。对我而言,难度更是远远超过攀登珠穆朗玛。不过,即使不能完美实现梦想也没有关系。我会尽力,带领整个团队,躬身前行,努力攀登,从大本营到C1,再到C7,C8……我的目标,至少要距离梦想的高度近一些、再近一些……

[上一页]  [1]  [2]

发表评论 
相关热词搜索 李栓科 十周年 中国国家地理  
收藏此页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