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国家地理

李栓科:传播地理思辨之美

www.dili360.com 2008-12-01 16:00 中国国家地理网 
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社社长•总编辑李栓科

  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社社长•总编辑 李栓科访谈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您从科学院的研究员转变为一本地理杂志的社长和总编,身份转变后,您交往的圈子与从事研究时区别比较大,您更喜欢哪种状态呢?

  李栓科:两个圈子我都喜欢。做研究时与科学家来往,做媒体则是与各类企业家交际,两种状态都能有不同的收获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您对整个中国国家地理的发展满怀激情,《博物》创刊时,海报都贴到自己家里。您觉得做媒体需要激情吗?

  李栓科:是的,做媒体需要激情,不仅在创业的时候需要激情,每一步发展都需要激情。媒体在宏观方面感知要胜于理性,不过在细节方面是需要理性的。媒体业和传统工业的区别在于:很多衡量标准是一致的,都是在生产和销售有价商品;但是媒体作为特殊商品,其无形价值也就是品牌影响力远超出其有形的使用价值。

  激情对于编辑部门很重要,对于发行部门、广告部门也很重要。没有激情工作就会变得很枯燥,不可能有创造性。而读者不会喜欢一个没有创造性、模式固定不变的媒体。不仅杂志需要变化,包括我们的流媒体:网络、电子杂志、手机媒体都需要变化,只有不断超越才能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中国国家地理的员工都为自己身在这个大家庭而感自豪,那么您对于中国国家地理的员工有哪些要求,哪方面的素质是您最看重的?

  李栓科:衡量一个人,无论是普通员工还是管理层,品质是第一位的。品质包括一个人的品德、学识、阅历甚至家教,这些都十分重要。没有高品质的人才队伍,是不可能有创造力的。

  第二位是岗位能力。无论任何岗位,必须能满足工作的需求;第三位是沟通能力。如果具有以上两种能力,但是不能与人很好地合作,是不能融入一个团队。但是这三个是不能颠倒次序的,只有品质过硬的队伍才能打硬仗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听说杂志社很多人都很怕您,包括很多中层领导,但是也有人觉得您很平易近人,这是为什么,您是不是针对不同个性的人有不同的管理方式?

  李栓科:我对员工还是很公正的,任何事情都是同一个尺度。有不同意见的时候,大家的发言权都是一样的。

  怕与不怕是辩证的。一个群体里,大家都是靠能力,以及对群体的贡献来体现自己的地位。我们要建立一个让大家都觉得舒心、开心、放心的工作氛围,不会为了维护一个部门或者管理层的利益而让大家感觉不公。

  可能是我说话的方式和直率的态度,会让一些人觉得不是很好接受。但是我希望给大家的氛围就是公正的,一个团队的核心人物的形象也会影响一个团队,甚至细小到语言风格、待人接物的方式,这种氛围是自上而下传递的。所以我对管理层要求十分严格,。商业团队的传承都是自上而下的,管理层必须要有一个表率的作用。呵呵,大家怕我可能是因为有时我的态度比较严厉吧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您不但自己阅读大量的书籍,从各地搜集各类图书,每个月还给中国国家地理的每位员工一定经费购买书籍,对这项福利的安排您是怎么想的?

  李栓科:开卷有益,这是老祖先说的。对于一个文化企业,无论是做编辑、行政、广告等职位,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阅读的习惯,能走多远是有限度的。读书则能让大家学习到解决问题的、提升工作效率的方法。一个善于学习的团队,能够解决自己发展中的问题。

  知识那么浩瀚,一个人即使从本科到博士,能学到的知识也是非常有限的。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学习的方法,比如说如何处理团队内部的冲突等。读书对一个团队很重要,养成一个学习的习惯十分重要,一生不可能对什么问题都明白,所以要养成一个学习的习惯。

  一个员工可能一生中有很多选择,但是学会了一些东西,养成了一些习惯,对一生都是很重要的,所以说知识改变命运。团队要为每一个员工去着想。如果是除了工作以外能力得不到增长,以后是不会有更好的发展的,所以说这是对杂志社负责,也是对员工负责。

  养成一个读书的习惯,也会发现社会所需。让大家读书是一个硬性的要求,不是一个福利,促使大家都不要偷懒。读书后一个人的谈吐、气质都会有改变,不读书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,这就是人生求知的一个逻辑关系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一般人到异地,都会带一些当地特产回来,而您走过的地方很多,每次回来也会有收获,就是您办公室里的各种各样的石头了。您每次出行都会搜集各种石头,这是专业的原因,还是个人爱好,这些“宝贝”中哪个是您最得意的发现?

  李栓科:我去城市的时候也会带特产,石头都是翻山越岭的时候带回来的。在城市中人是西装革履的商业形象,在户外的时候是户外人的形象。

  我最喜欢的石头是从南极带回来的。那时候在南极采集了很多石头,带回来的都是最喜欢的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除了南北极以外,目前您去过的地方中,对哪里感情最为深厚?

  李栓科:西藏。高原地区我都很喜欢,进出的次数比较多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您建议组建了中国国家地理徒步队,还担任了名誉队长。见过您的人都觉得您的身材很好,高大挺直。奥运会期间您每天从中关村徒步到奥运村,经常运动是您保持身材的秘诀么?

  李栓科:没有刻意去保持,就是多运动。现在比较忙,做不到每天都坚持,但只要有空的时候就会走走路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说过您健康生活的好习惯,再说说您的“坏习惯”吧。听说您抽烟抽的很厉害,可以说是杂志社第一大“烟民”,还认为抽烟是对身体没害处的,这是真的么?

  李栓科:所有的科学标准都是因人而异的,没有一个标准是四海皆准的。如果哪一个人说一条标准能够放之四海而皆准,那么这个人一定不是科学家。科学家是讲大概率的,所以我认为做任何事情,没有伤害别人,自身又有需要,那就是好的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您很热爱摄影,有两件事被大家津津乐道。一件是您上大学赚的第一笔钱就拿去买相机了,是台玛米亚135,价值800块钱,这在当时可以说是一笔很大开销了。还有一件是在南极时为了拍摄企鹅的照片,徒步18小时,走了60多公里路,回来后差点被处分了。现在工作这么忙,还会在摄影上投入很大精力么?

  李栓科:现在说不上拍片了。如果说以前在研究所,我自认拍片技术还不错的话,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。我们杂志社特约摄影师拍摄的都是精品,内部很多图片编辑也都是摄影师出身,我怎么能说自己会摄影呢,现在只能说是拍一些纪念照了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再谈一些您的其他个人爱好吧,除了摄影、看书、到处搜集石头外,您还有什么其他活动。比如说,唱歌、打牌,听说您很喜欢K歌,有没有最喜欢的歌手和必唱的曲目?

  李栓科:我以前打桥牌还不错,蓝梅花、大梅花等世界六大桥牌体系我都研究过。以前看了很多关于桥牌的书,不仅仅是中文版的,英文版的都买回来研究。也曾参加过桥牌比赛,还拿过名次。

  喜欢桥牌是因为它是体现了沟通的思维,需要在严密的信息分布中寻找沟通资讯。在每一个出牌的细节中捕捉到战机,是桥牌的高深之处。

  我也挺喜欢唱歌,不过需要时间和朋友。最喜欢的歌手是周华健,很多他唱的歌都喜欢。还有罗大佑,也很喜欢,他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偶像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“推开自然之门,昭示人文精华”,这是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理念。而您也曾说过“对于自然和人文的描述和展示,不仅是美,更重要的是思辨。”这些年以来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从地理的角度、用科学的观点在传播着自然之美,这是您办杂志的初衷么?

  李栓科:杂志改版初期的发展方向和目标是很宏大的,没有具体精准的描述。经过整个团队一两年的摸索后,目标和方向才开始清晰,能够很清楚的描述我们要做的是什么。这个目标和方向是有生命力的,也是团队所需要以及能够承受的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提到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很多人就会想到美国的《国家地理》,也时常会有人拿两本杂志做比较,您认为《中国国家地理》与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最大的不同在哪儿?

  李栓科:从大方面来说,美国《国家地理》和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是同一类科学媒体,说法和称谓也是相同的。内容和定位都是关注环境,介绍人与环境之间的辩证关系。但是本质上两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,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是全球的视角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是中国的视角。 同时两者处于的发展时期也是不同的,人和环境的关系也都是相对的标准。举个例子来说,就如同衡量富有的标准一样,我读大学的那个年代,买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已经是很富有了,但是现在富有则绝对不是一辆自行车了。

  美国《国家地理》的环境视觉,处理人和环境之间的关系,是站在现阶段美国的立场上,不是全世界都能接受。一个民族已经走过了一个发展阶段,然后要求其他仍在发展的民族以同样的标准去治理环境,这是不公平的,也是做不到的。

  因此从思辨的理念来说,我们是有很大差异的,不仅仅说是视角、涉猎的范围都是不一样的。这并不是意识形态的分歧,只是处于不同的阶段。美国人处理环境的观念与我们有差异,就如同对待自行车的问题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虽然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您了,今天还是想再重提一次。在担任社长之前,作为一名科考人员,您曾到达南北极、青藏高原世界三极,这些是很多人一生都梦想去的地方,而您在年轻的时候都已经完成了,这三个地方对您的影响是什么?

  李栓科:踏进青藏高原,我总的感觉就是苍凉,没有人烟,野生动物非常少,植物也很稀落。抬头望,感觉天离人很近,天空、湖水都是蓝的,没有一丝污染。所有地方都是那么纯洁、那么原始,具有无限的包容性,人在它面前,感觉很渺小。

  北极之行可以说是一场“梦之旅”,科考队当时一共26人,但只有6人有机会踏上北极点。当我们6个考察队员发现手里使用的所有全球定位仪器统统找不着北时,我知道,这支中国人自己组织的考察队已经到达了北极点。

  南极大陆98%是冰带,几乎全是冰,它储存了全球淡水的72%,可供人类使用7500年。虽然我在青藏高原也可以一年四季都看到雪山,但南极的雪景更为壮观。登上南极是每个自然科学工作者的夙愿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今年是中国国家地理改版10周年,从当时1万的发行量,到现在成为国内精品杂志第一大刊,成功的秘诀有哪些?您对中国国家地理有哪些长远规划?

  李栓科:一个媒体的成功就是一个编辑部的成功。我们最主要的成功是编辑部门和经营部门彻底分开。编辑部不允许参与经营,经营部门不能干涉编辑部门的独立与完整,只要坚持这一点,没有一个媒体不能成功。

  如果编辑像个商人,与人谈不是文字内容、编辑写作,而是谈写多少稿子,给多少钱,这样的编辑部门是没有尊严的。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其实没有什么成功秘诀,如果非要说秘诀,那就是培养一个大气、有尊严的团队。

  我们未来的发展就是要做一个科学传媒集团。这个传媒集团既有传统性的媒体,包括各种类型的杂志,也有现代化的流媒体,同时也有融合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媒体。还会有一些延展的经营活动和创新活动,但是万变不离其宗,还是要做一个科学的传媒。我们队伍的素质也决定着我们所要做的内容。做实在的干货硬货,不能忽悠读者,用最朴素、最简单的理念来做事情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独家专访 编辑整理/王丽晶

发表评论 
相关热词搜索 李栓科  
收藏此页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