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国家地理

刘晶:到更多的地方行走

www.dili360.com 2008-11-25 08:53 中国国家地理网 

  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内容总监刘晶访谈

  *每年10月,我就开始协助执行总编做下一年度的计划,专辑和主打文章基本能定下来百分之七八十。

  *其实最好的办法是,这个题目由谁去拍去写最合适,就派他们去,这种方法虽然是最理想的,但风险也是最大的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读者可能会比较好奇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内容总监主要做哪些工作?

  刘晶:其实“内容总监”也是今年才有的称呼,我的工作内容与以往相比变化不是特别大。我作为“内容总监”的工作就是在编辑工作的“前期”阶段协助执行总编进行管理,即从选题的提出、策划、制定计划,到稿件进入设计之前的那些环节都是我所负责的范畴。我主要是在前期流程的关键点上提出预警,并帮助执行总编把前期流程理顺:收集编辑们报上来的选题,协助执行总编筛选,决策由执行总编来做,我会提出我的建议。因为每篇稿件需要文字编辑、图片编辑、地图编辑以及版式设计这四个人结成一个小组才能完成,所以我还需协助执行总编把编辑们分好工,“排好班”,尽量让每个人都快乐有效地工作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我们杂志的选题计划是什么时候来做呢?

  刘晶:每年10月,我们就开始做下一年度的整体计划以及第二年上半年的详细计划,这个时候,第二年的专辑、主打文章基本能定下来百分之七八十。而每年5月则做该年度下半年的详细计划。我们做计划时基本能保证每一期已经有80%的题目列出来了,这样就做到心里有数了。这么多年,我们能够完全按照计划执行的内容不到50%,但事先的计划能够保证编辑部心中有数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还有很多读者会对杂志如何选题比较感兴趣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选题是如何产生的?

  刘晶:其实各种情况都有,没有固定的模式,而且这跟我们与摄影师、撰稿人合作的方式也有关系。

  可能你接到一个电话,或一个人突然跟你聊到一件事,你就会想到一个比较好的点子,然后就去把它实现了。

  有的摄影师和我们的编辑关系非常好,我们知道他们有什么样的片子或者正在拍摄什么样的主题,我们会从他们那里寻找到很多题目,经常为我们写稿的作者也会和我们商量他们将要研究什么题目。

  目前多数选题都是编辑部策划产生的,题目出来之后,编辑再寻找合适的摄影师和文字作者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从编辑到内容总监有什么样的转变?

  刘晶:以前做编辑只要想自己的稿子就好了,现在除了做好自己的稿子以外,还要花很多时间为大家服务。每个人报上来的选题我要统筹安排在计划里,这个过程要尽量满足每个人的要求。这就需要不停地进行沟通,很操心。

  在这个位置,就会有很多机会,因为很多线索会先到我这里,但这时我就要想到把机会让给其他人,虽然有些题材是我非常感兴趣的,也只好“忍痛割爱”了。

  “内容总监”这个职务促使我综合地考虑事情,这对我的自身素质也是一种提升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作为科学传媒,读者对我们的要求肯定很高,但错误肯定也是难免的,你是怎么看待杂志的错误的?

  刘晶:我们的每篇文章都涉及到某些专业的问题,而编辑们往往对那个专业没有过研究,所以在这么短的制作周期中,出现错误是难免的。我记得有一次我在格林尼治日期变更线上出了个错。那是中学地理的一个知识点,几乎每次考试都会考到。那期杂志出来后,我接到了很多电话,有一些是很远地方的学生打来的,他们问我:“我们刚刚考了这道题,是不是老师给我判错了?”还有地理老师打电话问我:“是不是这个知识点有变化了?现在学生都拿着卷子找我要分呢。”读者能够这么认真的看我们的杂志,让我特别感动,同时也觉得自已有责任认真地对待每一篇文章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那我们如何避免出现错误呢?

  刘晶:后来我们有了专家审核制度,每篇稿子我们都会请专家进行审阅,尽量避免错误的产生。

  *我觉得这个平台能够让我接触很多新鲜的东西,这里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。

  *出差是一件特别辛苦的事,压力特别大,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收集资料、发现问题、见人、提问了。哪怕用一点时间去观光一下,都会觉得特别愧疚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你到杂志社有多长时间了?当初怎么会选择到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社呢?初来这里主要做什么工作呢?

  刘晶:我是1999年1月来杂志社的,到现在有10年了。我在中学时是学理的,但选了地理专业,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边缘学科,适合我这种不能在数理化方面钻研进去的人。我选择地理专业的另一个原因,是因为我觉得这样一来我就有机会走遍世界了。我上学时就一直在做宣传这方面的事情,做宣传委员,做广播站,做报纸杂志,对记者这个行业非常感兴趣。大学毕业后我顺利进入了一家报社,不过那份报纸属于行业报,内容比较单一。

  后来我记得有一天我买了一本咱们的杂志,那时还不叫《中国国家地理》,里面的内容很吸引我,而且还有一份招聘广告,我就拿着那本杂志来面试了。我记得是单老师给我面试的,我们聊了聊,他当时就决定把我留下来了。虽然以前的单位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,但是我还是决定过来,我觉得这个平台能够让我接触很多新鲜的东西,这里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我知道你是从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系毕业的,有地理学的专业背景,当初单之蔷老师应该看中你的专业背景了吧?

  刘晶:可能是吧,这我还真没问过单老师。(呵呵)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那你的专业背景对在《中国国家地理》这样的科学传媒中工作有什么帮助吗?

  刘晶:肯定是有帮助的。比如说拿到一个题目,我就会知道应该从哪些问题着手,知道应该去查哪方面的资料,知道应该去找哪方面的专家,知道应该规避什么样的错误,等等。但我们杂志社对专业背景并没有特别的要求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还记得第一篇采访的稿子是什么吗?

  刘晶:我参与的第一篇应该是1999年3月关于探洞的那期,我做了一页背景知识。因为探洞涉及的都是户外的内容,那时户外俱乐部并不是很多,我几乎走遍了所有的俱乐部,大概了解了那些器械、场馆等,然后做了一页的内容。因为我是新来的,所以没有署名。不过那次采访我的感觉很好,虽然一页的内容不多,但我认为记者就应该是那样做的,就是应该经过一番考察后,得出一个结果。

  如果说真正的第一次采访,应该是主编给我出的“京城环保组织”这个题目。那时的环保组织并不多,我找到三家影响比较大的:自然之友、绿家园和地球村,采访了梁从诫、汪永晨和廖晓义,当时还选择了林大的山诺会,作为学生组织的代表。我参加了这几个组织的不少活动,跟他们聊得也非常深入。但最后的稿子把学生团体这部分就去掉了,因为他们的缺少一个灵魂人物。

  通过这次采访,我开始跟国内外的很多NGO有了接触,并且一直保持着很好的联系,他们有什么活动我也会去参加。后来的很多稿子也是在和他们接触之下产生的。现在,环保生态也是我做稿子的主要方向之一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采访与你预想中有什么不同吗?

  刘晶:因为在学校里我做过宣传工作,采访从那时候就开始了,所以进入杂志社后的采访与我的想象没有什么不同。我觉得自己有一种观察、评论素质,这可能也是做记者需要的。我在中学时就是校广播站的站长,1992年我刚进北大时参加了为期一年的军训,一个月的拉练过程中,我又当上了拉练广播站的站长。一到休息时,我们就会给大家广播一些内容,这之间也会穿插采访、编辑的事情。回到北大之后,我还主编过班刊和系刊。当一名记者一直是我的愿望。我觉得媒体这份工作就是我要做的,只不过机缘巧合让我到了这里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:很多读者会认为我们杂志的编辑记者很幸福,能够欣赏美景,在这个过程中就把工作干了,是这样吗?

  刘晶:其实永远是围城,永远是城里望着城外好,城外觉得城里好。每次出去,我就会想,又能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看到陌生的景观,这会让我很兴奋,而且每次出去对个人都是一个很好的积累。

  但是出差是一件特别辛苦的事,压力特别大,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收集资料、发现问题、见人、提问了。哪怕用一点时间去哪里观光一下,都会觉得特别愧疚。

  不过只要你走出去了,就会有在办公室没有的那种收获。

  特别累的时候我就想,我理想的旅行就是不带任何任务、没有任何目的、不用交任何作业的旅行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那有过这样的经历吗?

  刘晶:就趁着自己休假吧,休假的话我是肯定闲不住的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现在感觉哪次休假的经历比较爽?

  刘晶:其实我来杂志社10年了,只休过两次大假:一次是2005年休了两周的年假。再一次就是休产假了。呵呵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如果给你不用交作业的休假机会,你最想去哪儿?

  刘晶:我想去的地方太多了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选一个最想去的呢?

  刘晶:哎呀,不行,任何地方都是平等的,只要是我没去过的地方,我都想去。

  *一旦我发现有些问题是不能忽略的,我肯定会说出来,我不会让关键的问题溜过去。

  *我老公就很支持我,他也知道我就好这个,我高兴他就高兴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看外表你是一个很柔弱的人,但我听说你在平时的工作中非常有主见,是这样吗?

  刘晶:每个人都很有主见的。这个好像只能外人来说,我自己是不知道的。

  我尽量尊重每个人的意见,一旦我发现有些问题是不能忽略的,我肯定会说出来,我不会让关键的问题溜过去。我不是事事较真,但关键问题我会较真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在杂志社工作,经常会有加班,你是怎样来平衡工作和家庭之间的关系?

  刘晶:咱们杂志社的员工都有这样的问题,去年杂志社还想发个家属奖,以此奖励我们的家属做出的贡献。

  其实还是需要家属理解你,你才有可能安心地工作。我老公就很支持我,他也知道我就好这个,我高兴他就高兴。跟孩子的关系处理得也挺好的,我们天天能够见到面。当然也会有我要出差,孩子不愿意让我走的时候,但走也就走了呗,不过还是觉得对她有些亏欠。一有空我就会陪她,只要是能带上她的聚会我就会带她参加,让她能够多和外界接触。她现在的性格很外向,很好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在杂志工作这些年中,你参与很多重大选题的编辑制作,你比较满意的有哪些选题?

  刘晶:2003年“西藏科考50年”那个专题给我印象挺深,这个命题非常大,如果做得很刻板的话就会成为科学家的故事了。后来经过与合作的编辑商量,决定做成图片故事的形式,这样就把整个50年的大事记都做下来了。此外还加入了很多地图,还有老科学家的访谈,等等。这期杂志得到了专家和读者的认可,本来接手时是个非常棘手的命题,但最后越做越顺,感觉挺好的。

  2005年的《选美中国专辑》是我协助执行总编完成的一本需要整个编辑部“集团化”行动的专辑,从2月份确定选题一直到9月底出刊,其间经历的每一次重要的转折我都记忆犹新。当时编辑部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,体现出了很强的团结精神和协作能力,整本专辑的制作过程很有“工程感”。

  还有2008年垭口那个专题。组来的稿子不是特别理想,编辑们开了很多次会商量该怎么办,最后我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结构,把文章串联了起来,反响也不错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独家专访 编辑整理/杨静

发表评论 
相关热词搜索  
收藏此页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