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国家地理

马宏杰:我把美景,献给你!

www.dili360.com 2008-11-14 10:53 中国国家地理网 
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图片编辑马宏杰

  《中国国家地理》图片编辑马宏杰访谈

  摄影师马宏杰

  *东北的饭菜做得比较粗,口味比较重,不过肉块都很大,透着东北人粗犷实在的性格。

  *俄罗斯的啤酒倒入杯子时,空气中都弥漫着成熟的大麦香味。

  *俄罗斯的街头没有网吧,宾馆的设施也停留在五六十年代的状态,门旧了就一遍遍地刷漆,直到边缘棱角都是圆的了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这次为了做东北专辑去东北采访,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

  马宏杰:这是我第四次到东北,提到那里大家想到的形容词可能是富饶,因为那里是我国的大粮仓。东北的饭菜做得比较粗,口味比较重,不过肉块都很大,透着东北人粗犷实在的性格。饭馆里盛菜的家伙儿也不是盘子,而是盆,满满一大盆端上桌,两个人点两个菜都吃不完。

  不过在东北坐火车吃东西就比较郁闷了。其他地方的火车,餐车上可以按照乘客的要求做一些炒菜。这次在东北采访,每次坐火车,想在餐车吃点东西,餐车的座位都被乘客占满了,我们想找个座儿都难。想点个炒菜,吃点顺口的,却告诉我们没炒菜,只有盒饭,我们一看就没胃口了。东北的服务行业还有待加强啊。(哈哈)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这次采访去了黑瞎子岛,咱们应该是全国媒体中较早登上黑瞎子岛的。网上关于黑瞎子岛的文章很少,能不能给我们描述一下那里?

  马宏杰:我们这次是从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上的黑瞎子岛。俄方在那里建了一座浮桥,如果浮桥全部贯通,我们就没法从那里出海了。俄方会定期把浮桥打开,我国每天都会派两艘船从那里进出。其实黑龙江那个出海口是我国最北端的出海口,而现在仅存一个意义而已.

  黑瞎子岛上人烟稀少,有一些俄罗斯人建的农场。他们跟我们的耕种方式有很大的差别。我们在种地过程中会打农药、施肥等,俄罗斯人耕种完就算完成任务,也不除草施肥,我们在岛上看到的庄稼跟草都长在一起,差不多长得一边高。到了收获的季节,他们就会找大学生帮他们收。这样种出来的庄稼才是纯天然、无污染呢。而且用这样的粮食酿出来的酒也特别香,你可能难以想象,俄罗斯的啤酒倒入杯子时,空气中都弥漫着成熟的大麦香味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你的照相机中有没有记录下在那里发生的有意思的事呢?

  马宏杰:在黑瞎子岛上也遇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人。我们采访过程中,远处走过来一个俄罗斯女孩。她身穿一件T恤,还牵着一条狗。等她走近我们,才发现她的T恤上写着“难得糊涂”四个字。我对单老师(单之蔷,《中国国家地理》主编)说:“你看她衣服上是中文。”那女孩突然走过来,对我们说了句中文:“我会说中文。”当时吓了我一跳。短暂的交流后,我们知道她正在哈巴罗夫斯克大学学习中文。她的中文水平真的不好,我们对她说:“你要到中国来,才能学到地道的中文。”她也笑了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你们这次去的地方比较特别,属于国与国交界的地方,那里的俄罗斯人生活方式如何?

  马宏杰:俄罗斯人对生活的要求比较简单,能够满足日常的需要就可以,这点跟我们不太一样。(哈哈)俄罗斯的街头没有网吧,宾馆的设施也停留在五六十年代的状态,门旧了就一遍遍地刷漆,直到边缘棱角都是圆的了。床也很窄,躺上去还嘎吱嘎吱响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你们不会俄语的状态下,拍照时怎么跟他们沟通呢?

  马宏杰:和我们一同去俄罗斯的还有一位教授,他会俄语,我们的同事王宁的俄语也比较好,所以沟通起来语言上不是障碍。不过俄罗斯人对待陌生人给他们拍照会很紧张,我记得有一天我们在一个市场里拍照,刚拍了几张,就有一个市场管理人员过来,问我们为什么拍照,而且一脸严肃地告诉我们:“你们这样拍照会为轰炸提供坐标的。”现在科技这么发达,谁还用拍照的方式锁定坐标啊?通常我们在拍照前会先和他们聊天,让他们觉得我们是友善的,这样才能更好地配合我们。

  有时候我们也会偷拍,其实要拍出一个人的自然状态,偷拍是最好的方式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说说这次拍的照片吧。有一张关于乌苏镇第一缕阳光的照片,要拍这样的照片需要早起,是不是比较痛苦?

  马宏杰:早起当然很痛苦,特别是在工作紧张庞杂的情况下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我注意到图片很小,单老师也在文章中提到太阳很不配合,这样的情况是不是经常会遇到,会不会影响你拍摄的心情?有没有想过再去拍呢?

  马宏杰:那两天的太阳真的是很不配合,本来我们计划拍一张太阳冉冉升起的片子,可真到拍的时候,太阳没有完整地露出来,只有一缕曙光,第二天也不理想。这个是天气原因造成的,我们也没办法。如果多守几天肯定也能拍到理想的片子,不过这张片子的真正含义还是在第一缕阳光上,所以还是没什么遗憾的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那组关于木材的照片是在哪里拍的?为什么会想到拍这组照片呢?

  马宏杰:那是在哈巴罗夫斯克到庙街的船上拍的。船一过共青城,江水变得异常宽阔,最宽的地方有一两千米。两岸都是原始林和次生林,木材资源特别丰富。我记得有一本书上介绍过,俄罗斯40%的天然林都没有动过,他们的木材砍完后大部分都顺水而上供应我国了。而我们现在几乎没有原始林了,我记得只在珲春还有一片原始的红松林,也是很偶然的情况下保存下来的。所以才会想到拍这组照片吧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三城怀旧的第一张照片就是你拍的——张氏帅府,照片的拍摄角度好像是从屋内透过窗户向屋外拍,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角度呢?

  马宏杰:这张片子给人的感觉不像东北,东北的房子都是草房加泥,比较保暖,张氏帅府倒像北京的四合院,无论是结构、布局,还是雕梁画栋的梁柱,都很精致。是不是因为张作霖在北京待过,这房子设计建造的就有北京风格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如果你站在院子里拍,跟其他人的拍摄角度就没什么差别了。之所以选择这个角度,就是因为要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吧。

  模特马宏杰

  *“新娘很漂亮啊,我们拍一拍行不行啊?”他们很高兴地答应了。这也是拍照沟通的技巧吧。

  *醒来的时候那姑娘还在我旁边睡着,我也才知道他们偷拍我。

  *我小的时候根本没有这种玩具车,那时玩具车进口还要报关的,到了80年代才有这样的玩具车,我就想找找小时候的感觉呗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其实我注意到,这次的拍摄经历好像格外有趣,你不但是摄影师,还成了其他摄影师的模特。有一张好像是你在拍俄罗斯人的婚礼吧,能讲讲当时的情景吗?

  马宏杰:那张照片是在哈巴罗夫斯克的一个市场拍的。那天是个周末,结婚的人很多。在俄罗斯,新郎新娘在教堂举行婚礼后,会开着摩托在街上飞驰,很张扬。我们碰到这对新人时,他们刚刚举行完婚礼。我们主动走上去,同行的教授对他们说:“新娘很漂亮啊,我们拍一拍行不行啊?”他们很高兴地答应了。这也是拍照沟通的技巧吧。(哈哈)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还有一张八卦人士比较感兴趣的照片,就是你们从哈巴罗夫斯克去庙街考察时被拍的,你和一个俄罗斯姑娘在睡梦中靠在一起的照片,当时是在车上吗?

  马宏杰:哈哈。他们拍这张照片我都不知道。我们坐了20多个小时的船,上岸时已经是半夜十一二点了,早上7点多又要起来,忙了一天后再坐船回来。这张照片就是在回程的船上拍的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很辛苦,所以睡得特别香,当时知道自己被拍了吗?

  马宏杰:当时我都困得不行了,俄罗斯的船座位又特别窄。(醒来的时候那姑娘还在你旁边呢?)醒来的时候那姑娘还在我旁边睡着,我也才知道他们偷拍我。(那姑娘长得挺漂亮的。)是啊,哈哈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还有一张照片很有意思,你在一辆儿童玩具车上。坐在上面感觉如何?你内心是不是有很孩子气的一面呢?

  马宏杰:这张照片是在黑龙江入海口拍的。俄罗斯人把已经报废的汽车就扔在路边了,我看有辆儿童车,就想坐上去试试。我小的时候根本没有这种玩具车,那时玩具车进口还要报关的,到了80年代才有这样的玩具车,我就想找找小时候的感觉呗。

  行者马宏杰

  *人在非常累、压力非常大的时候会失眠,但出去拍片子的时候你又必须好好睡觉,为了强迫自己睡觉,我不得不吃安眠药,以此保证睡眠时间。

  *如果一个摄影师没有个性没有观点,拍出来的东西就是平面的,是表象的。

  *为了拍这组照片,我跟踪了几个耍猴的人家,而且这一跟就是6年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最后几个问题是我替读者问的,读者觉得你们既能看到美丽的景色,又能拍好看的照片,挺幸福的,是这样吗?你们是不是也有他们不知道的辛苦?

  马宏杰: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首先是辛苦,我们是把美丽的景色献给了读者。每到一个地方,我们没有时间以一个诗人的角度去欣赏美景,而是拿着相机寻找不同的角度,使照片拍出来的效果达到最好。

  我们有时候出去拍照片会非常累,人在非常累、压力非常大的时候会失眠,但出去拍片子的时候你又必须好好睡觉,为了强迫自己睡觉,我不得不吃安眠药,以此保证睡眠时间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很多读者会好奇,咱们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摄影师和文章的作者是怎样配合的?是摄影师先拍图片,还是作者先写文字呢?

  马宏杰:其实图片先行和文字先行两种方式都有。如果是图片先行,就需要摄影师有很好的素质。中国的很多摄影师往往忽略了案头工作,他们要去拍什么东西就去拍了,拍出来的东西都是表象的。作为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摄影师,要去拍一个内容,就要先读书,了解相关的知识,然后再去拍。比如说要拍二氧化碳,你怎么拍?如果了解了相关的知识,你就会知道燃烧产生二氧化碳。

  现在的摄影器材越来越先进,摄影变得更难,难在你如何构建思想。如果一个摄影师没有个性没有观点,拍出来的东西就是平面的,是表象的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你拍摄的耗时最长的照片是什么内容的,耗时多久?

  马宏杰:我拍过一组关于耍猴人的照片。说到耍猴人,很多人就会说不就是那些虐待动物的人吗?可我就想了,他们从哪儿来?为什么会耍猴?所以才想到拍这个题材。

  为了拍这组照片,我跟踪了几个耍猴的人家,而且这一跟就是6年。跟着他们扒火车,晚上和他们一起找个破屋或者桥洞睡觉。前不久我还去看过他们,而且这个题材我想一直跟下去。这可能是我耗时时间最长的拍摄吧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你通常喜欢拍摄什么内容的照片呢?大场景的,人物,还是故事性强的呢?

  马宏杰:如果单说拍景色,拍梅里雪山,我们肯定拍不过当地的摄影师,拍长城,我们肯定拍不过周万萍,因为他们天天在那里守着,所有不同光线下、角度下的场景,他们都拍过了。我喜欢拍摄人文地理的照片,我感觉在地理中加入人是非常难的。要在地理场景中加入什么样的人?他的角色是什么样的?肢体语言是什么样的?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有些摄影师说还是喜欢胶片机,你有这种偏好吗?

  马宏杰:我没有觉得数码相机有什么不好。时代的发展根本无法阻挡技术的进步,你可以固守胶片机,但也不能排斥数码相机。我也有胶片机,如果是拍大风光、大场景的东西,如果是做杂志的拉页,或者是巨幅展览要用的照片,我会选择胶片机,大画幅相机拍出的锐度会比较好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一般外出拍片你会带几个镜头呢?

  马宏杰:我喜欢广角加小长焦的镜头,一般外出拍片我会带三个镜头,如果有必要我会带其他特殊镜头,要看去什么地方。如果去可可西里,我会带一箱镜头,带五六台相机。

  中国国家地理网独家专访 编辑整理/杨静

发表评论 
相关热词搜索 《中国国家地理》 图片编辑 马宏杰  
收藏此页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