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全部采访]CNG私房菜

和读者一同在路上

  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社执行总编单之蔷访谈

  *理解中国的框架,这是认识中国的一个前提。
  *中国太丰富了,不担心内容枯竭,而担心做不完。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每年的十月杂志社都会推出重磅报道,这个传统是从哪年开始的?都做了哪些报道?读者反应怎样?
  单之蔷:这是从《选美中国》那期开始的,2005年。然后2006年做了《景观大道》,去年是《圈点大西北》。
  读者的反应很好啊,杂志深受欢迎。有一年9月底的时候我去成都、重庆一些报摊上问,老板说:“每年十月期杂志都是厚厚的,很受欢迎,现在还没到呢,就有很多人来问。”
  这个传统我们以后还会继续,这已经是咱们杂志的一个品牌了。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今年的重头戏是东北,为什么要做东北专辑?
  单之蔷:我们是从自然综合、统一的角度来做的,想把中国先按大的区域来做,把地表分成“块儿”,理解中国的框架,这是认识中国的一个前提。当然,这有很多角度,比如行政区划,文化区划,自然区划等。

  从自然区划来看,中国基本可以划分成三个区域:西北干旱区,包括甘肃、宁夏、内蒙古、新疆,然后是青藏高原和东部季风区。

  我们先做了西北,然后今年是东北,当然,东北只是东部季风区的一部分,我们把这一块最有看点的东西提出来先做。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每年的选题是怎样出炉的?一般一个选题的采访制作周期是多长?
  单之蔷:我们有选题会,大家在一起讨论。至于周期就不一样了,有些从一年前就开始进入,有的半年多,当然少的半个月也是有的。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我看过杂志的一些报道,如伊拉克专辑,朝鲜专辑,以及今年的地震专辑,都是非常及时的报道,这对于月刊来说非常不容易,杂志社是不是对于这种突发事件有一个快速反应机制?
  单之蔷: 有的。因为我始终把杂志看成是新闻媒体的一部分,要有及时性,要对现实做出及时的反应。有突发事件时,我们一定会迅速做出反应。

  今年6月份的地震专辑,我们是一、两个星期就做出来了。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我看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报道的内容非常广泛,您能谈谈主要包括哪些方面的内容吗?有没有特别的限制?
  单之蔷:内容很多啊,文化、地理、动植物等等。基本没什么特别的限制,只要在我们的宗旨下都可以。咱们杂志有个宗旨:“推开自然之门、昭示人文精华”,我们要传播地理知识,要在这个定位下。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有些读者会有疑问,杂志以内容取胜,期期不同、期期精彩,会不会有选题枯竭的一天?
  单之蔷:(笑)不是枯竭的问题,而是做不完。中国太丰富了、历史文化也很悠久,而且不同的时代对问题的看法也不同,随时都在变化。这是做不完的,所以我们不会担心这个问题。
  中国国家地理网:在杂志工作十年,单老师开创了独具一格的卷首语,文字量在整本杂志里虽然少,但确是很多读者最期待的,写卷首语对您来说是不是需要阅读大量的书籍?听说你的卷首语准备结集出版,现在有名字了吗?
  单之蔷:这个说起来感情很复杂。(笑)卷首语是随着杂志走的,有时候是杂志已经要送去印刷了,我这边压力一大,就能迅速地写出来。反而是还有三、两天时间的时候,写不出来。

  卷首语这本书叫《中国景色》。一般来讲,卷首语因为每期都有不同的主题,结合起来出书看起来就是一本文集。但实际上,我精心整理、编写了一下,现在这本书已经有了有机的结构,各自独立但是一个整体。

  而且已经10年了,卷首语有100多篇,其实已经有了一个主题,就是认识中国,和怎样认识中国,要从各个角度认识中国,当然我们说的更多的是从自然的角度来认识。

  咱们从目录就能看出来,目录中首先是咱们中国的山、还有水,卷首语中关于水的就有很多篇,比如《三峡的河湖之变》、《河流是有生命的》等等。这已经是一个整体了,有些不符合整体主题的文章,即使写的再好我也没有收录进来。

  (咱们读者什么时候能见到这本书?)现在正在紧锣密鼓地赶呢,马上就要印了,要赶在咱们杂志改版十周年的时候面世,很快了。
  
  【更多内容】

  (中国国家地理网独家专访 编辑整理/吕颖)